大提顿国家公园

 

休尼人是和杰克逊镇和提顿地区关系最密切的部落,从北部平原到美国西南部的广袤地区都可以找他们的足迹。1803年美国从法国购买了路易斯安那州,之后不久,总统托马斯.杰佛逊派遣著名的刘易斯和克拉克探险队探索这片神奇的土地,并宣称延伸至太平洋的广袤土地都归属于这里。虽然探险队并没有直接进入山谷,但是他们在报告中热情洋溢地描述着这里的富饶以及友善的印第安人,那时人们的兴趣还只在于捕捉河狸。由于高海拔,与世隔绝的环境和极其寒冷的气候不适合农业,在1862宅地法案颁布之前很少有人定居在山谷之中。该法案规定只要有人愿意在这里耕种5年以上的时间,那么他可获得最高达65公顷的土地自由耕种,这些人被称为自耕农。虽然大多数杰克逊镇的定居者反对政府对土地的控制,贺拉斯.奥尔布赖特(后来成为黄石公园管理员)和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约翰D洛克菲勒孜孜不倦地保护土地,防止被过度开发。洛克菲勒在1926年的一次访问期间,在山脚下宣布了一项商业发展计划,买下了所有的土地。苦心经营20余年后,洛克菲勒出资购买超过14000公顷的土地。1950年,他捐赠了所有的土地,成为如今的大提顿国家公园的最后部分。

 

公园风景迷人,与地球上其他任何地方有着天壤之别。所有来到这里享受悠闲度假时间的人们,就像早期定居者们第一次看到锯齿状山峰时发出一样的惊叹。

 

虽然我们已粗略地描绘了一些公园美景,但请记住:这不是一个游乐场,这是一个自然公园。野生动物生猛危险,山区的天气变幻无常,对没有经验的旅行者而言,锯齿状的山峰同时也意味着危险。请遵循国家公园相关规定和建议,祝愿大家能够在大提顿国家公园度过一段有趣而又安全的快乐旅行。

 

 

最佳风景线

 

 

提顿山脉雄踞大提顿国家公园,可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虽然徒步旅行十分寻常,但大多数游客会选择驱车前往,一路驰聘,直达目的地。穿行公园有两条主要路线提顿公园大道紧挨着山峰,可以沿着历史上的第一条进山路或从北到南平分杰克逊镇的美国89/191号高速公路前行。

 

提顿公园大道

 

从杰克逊湖枢纽站至穆斯入口,这条穿越大提顿山的南北双向路大部分地段可以驱车前往。途经的美丽风景有:蜿蜒伸展至斯伯丁湾的杰克逊湖,蒿滩上饱经风霜的松树,以及遥不可及的山脉。

 

美国89/191号高速公路

 

 

从莫兰枢纽站至穆斯入口

 

这条高速公路始建于20世纪50年代末,可以以正常速度行驶,全方位欣赏公园的美景。

 

整段路程地势低且十分宽阔的道路,为专门设计以提升游客驱车游览国家公园时的美好体验。开阔的景色以及精心设计的盘山公路让路人眼界大开。途经的美丽景色有:鼠尾草草甸,四处闲逛的野牛和驼鹿,著名的坎宁安小屋,风景名胜,河畔死亡酒吧和古老的斯内克河阶地边缘路。

 

 

岔道展望台

 

精心设计的公路和岔道让游人能够更加尽兴地观赏公园迷人的自然风光。尤其在公园修建之初,游客可以随意去任何他们想去的地方,但随着游客数量的增加,道路两旁植被破坏日益严重。幸好在对岔道位置实施限制后,这里的美景依旧保持着40年代时的风貌。现在所有的车辆均被禁止偏离道路在岔道上行驶。

 

对于徒步的游客来说,这些岔道是欣赏野生动物和风景的重要场所。对于其他人而言,这里能让长途乘车者下车透透气,顺便找寻美景和野花,呼吸山间清冽的空气,而且不用爬山行程十分轻松。在恶劣的天气里,人们还可以在此停留等待暴风雨过去。

 

 

大教堂群峰岔道

 

坐落于珍妮湖北部的蒿草甸附近,在这里,可以欣赏到提顿山脉最高峰的壮丽景色。

 

教堂群峰实际由大提顿山、提维洛特山和欧文山组成。在群山的北面正对着连绵起伏的喀斯喀特山脉。

 

斯内克河畔岔道

 

从这里俯瞰,提顿的美景鬼斧匠心,难改分毫,增一分嫌多,减一分嫌少。一条古老的河流阶地是这里的最高点,远远地可以看见环绕群山的斯内克河蜿蜒,如今依旧静静地流淌着。岔道两旁被风吹蚀的古老树林,河对岸一望无垠的白杨林以及广阔空旷的平原,映入眼帘,让人终生难忘。

 

最佳路边野餐地

 

斯特林湖

 

斯特林湖是很久以前当地人举办野餐和聚会的地方,这一传统一直延续至今。在树影浓密的大松树下,仍旧可以看见无数的桌子和烧烤架,附近还设有公共洗手间。从下车的地方到野餐地距离很近,方便随时取放东西,人们还可以在斯林特湖里游泳或泛舟湖上。

 

最佳徒步旅行路线

 

 

由于当前已有的娱乐活动以及大提顿国家公园的地质特征,一些游客因为时间关系而忽视了徒步旅行。实际上,公园里分布着许多可以在几小时内完成的,从初级到中等难度都有的徒步旅行线路。值得称赞的是,人们可以将徒步的时间选在黎明或黄昏时段,用愉悦的漫步来开始或结束一天的旅行。提顿山脉巍峨茸立的雪峰以及陡峭的峡谷悬崖常常吓退了潜在的徒步旅行者,但大提顿国家公园最大的特点正在于它的攀登难度系数并不高。除了高山地区,徒步就可以轻松到达公园里的大部分景点,欣赏美丽的湖泊、溪流、野花以及迷人的自然景色。需要注意的是,峡谷里变幻莫测的天气、髙原反应以及身体的不适可能会影响徒步旅行所需的时间。请随身携带充足的水源、补充体力的食品以及雨具。另外,由于沿途会遇到很多美丽的地方,因此人们往往会花费比他们预期更多的时间,请合理安排行程。

 

希登瀑布及灵感台

 

全长5.5英里(其中1.8英里需要乘坐摆渡船)海拔高度增加400英尺,这条进入瀑布峡谷的路线是欣赏大提顿国家公园的各色风景和动物栖息地的绝佳去处。整条路的起点绕过珍妮湖,沿着瀑布溪转弯,一直绕至希登瀑布。途径瀑布后,小路又蜿蜒地经过陡峭的岩壁,来到一处山顶的边缘,俯瞰名叫“灵感台”的著名景点。在这里,人们可以观赏野生动物、美丽的野花、高大的杉树,然后乘舟回家,这是一条非常经典的远足路线。

 

塔格特湖

 

全长4英里,海拔高度上升300英尺,这段广受欢迎的路线特别适合清晨或傍晚一个人独自行走。小径沿着溪流一路向前,在冰碛形成湖泊区,被火烧过的森林重新长出茂盛的植被,形成一个绝美的密境之地,这里也是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栖息地。

 

菲尔普斯湖

 

全长1.8英里,海拔高度上升400英尺,漫步至巨大无比的冰川侧碛的顶部,可以俯瞰碧波荡漾的菲尔普斯湖。这个地方有一大片美丽的道格拉斯冷杉,树林里寒风萧萧。沿途,人们可以一边观赏壮丽的死亡峡谷,一边欣赏路上五彩斑斓的野花、潺潺小溪以及绿油油的草地。

 

丽湖

 

全长2到5英里,海拔没有增加,即使对徒步有畏惧情绪的游客也能轻松享受这里的经典景点:美丽的溪水以及不时出没的野生动物。这条路沿着斯林特湖东岸一直到丽湖,一路地势平坦,是一条广受欢迎的路线。越往深处,人迹越少,景色绝佳,被大多数游客评为丽湖东岸沿线最美的地方。

 

最佳摄影地

 

 

摄影历来和国家公园密不可分,大提顿国家公园也不例外。从业余爱好者到好莱坞制片人,无不被这里绝美如画的风景所折服。威廉.H.杰克逊在1872年参加一项政府对该地区的调研时,率先拍下了大提顿国家公园的美景,此后越来越多的摄影师向公众发表了大量关于大提顿国家公园的美丽图片,让大提顿国家公园名声大矂,随后成为举世闻名的旅游胜地。

 

 

斯内克河展望台

 

因伟大的摄影师安塞尔亚当斯的作品而闻名于世的斯内克河,特别是在上世纪50年代斯内克风景道设计完成,这里便成了游客们最喜爱的景点之一。斯内克河风景道位于穆斯枢纽站往北大约九英里的地方,无论日出还是日落,这里都是摄影的绝佳地点。

 

位于塔格特溪的曼杰斯小屋

 

1918年一名名叫吉米.曼杰斯的农场主沿着三角叶杨溪地购置了几块土地建造而来,随后几年中他又陆续建造了大量的小木屋和谷仓,这就是著名的曼杰斯小屋。小屋共有两层,至今依旧矗立在塔格特湖停车场北边的一片草地上。从路对面的三角叶杨溪野餐区依稀可以看到这座古老的小木屋。

 

牛项湾

 

由于河流改道,其中一个弯曲几乎从主河道中分离出去,形成一个牛轭湖。这条古老的蜿蜒小路沿着斯内克河演变成了如今的模样。长久以来,这里的金秋九月和十月是摄影师们最爱的季节,随着时令的变化山杨和三角叶杨的树叶开始变换颜色,美轮美奂的牛项湾距离杰克逊湖枢纽站以东只有半英里。

 

舒马赫登陆台

 

许多年前阿尔伯特.舒马赫曾在这里拥有一座农场,继而得名,这里也成为为数不多的可以直接驱车至河边以及欣赏群山峻岭的地方。当风渐渐停息,四周群山倒映在山间的清泉小溪、河狸池塘以及蜿蜒的河流之中。舒马赫登陆台距离穆斯枢纽站以北大约四英里,沿着一条有标识的泥土路向前延伸。

 

莫尔顿谷仓

 

黑尾峰的东北地区1908年开始破土动工成为自耕地,许多摩门教家庭提起申请。这条土车路很快被称为“摩门路”并沿用至今。这座位于摩门路上的传统谷仓始建于20世纪早期,一直延伸至距离穆斯枢纽站以北一英里的羚羊平地路。

 

大主教群峰

 

 

堤温诺特山、大提顿山以及欧文山是大主教群峰中最具名气的三座高山,现已无数次成为摄影师和画家的宠儿。它们夜以继日地显现出变幻莫测的光线、云彩以及镜头前茂密的丛林植被。坐落于珍妮湖风景区的大主教观景道岔,距离北珍妮湖枢纽站以西大约一英里。

 

影子山

 

20世纪50年代大提顿国家公园逐渐扩张,它的边界已经穿过山谷,直至国有林地的交界处。通过道路进入森林可以让驾车的人们走出公园,爬上山顶,再来回望整个提顿公园。人们可以从羚羊平地路进入影子山大道上。

 

珍妮湖展望台

 

在珍妮湖东岸的中部,有一条髙出湖面约六十英尺的风景岔道。沿着石阶而下可通往狭窄的湖岸地带,这让摄影师们有机会在这里选择拍摄角度和作品。湖畔数之不尽的浮木、暗礁以及冰成岩为摄影提供难得一见的绝好素材。

 

最佳野花观赏地带

 

 

羽扇豆草地以其初夏异常美丽的银色羽扇豆花而闻名。这片干燥的蒿草地整个夏天都有各色野花争妍斗艳。草地的东缘和三角叶杨溪接壤,这里同样生长着许多的野花,五彩斑斓,非常美丽。从南珍妮湖停车场可轻松步行至羽扇豆草地。

 

羚羊平地

 

近年来,这条路沿途的很多地方大多因山火、古老的大牧场以及野生动物的觅食等发生了不少的变化。由此形成大面积的开阔草原孕育了一大片欣欣向荣的野花地带。每年的六月是这里最美丽的季节,但整个花季仍可持续至八月。

 

牛项湾区

 

牛项湾沿岸土地繁茂,成为适合各种各样的湿地野花的生长地带。附近的草地到处可以看到含苞欲放的花蕾。此外,穿过马路的对面向阳的山坡上也有一大片花海,各种各样的繁花竞相绽放,各自美丽。

 

犁头湾和蜥蜴溪之间的89号高速公路

 

到公园这一地区的游客显然少于南部地区,但这里漫山遍野都是五彩缤纷的各色野花,实在不应错过。这段风景道沿着杰克逊湖岸,穿进穿出松树林,直至穿越草地和周围的湿地。当公园地势较低的地方花季开始渐渐消失,这里依然鲜花盛开。在这段路程中有无数的岔道和野餐区让人忍不住停下车来欣赏野花曼妙的身姿以及四周迷人的风景。

 

野生动物观赏最佳路线

 

 

环绕公园内徒步小径,蜿蜒曲折,至今保留着山谷开发早期的原始风貌。小路循着冰川的轮廓,绕过果河狸池塘,并最终变成一条十分狭窄的天然小径穿过森林。甚至许多地方只能容下自行车通过,因此太大型的车辆无法开进景区。徒步小径全长大约七英里,其中三分之一路段尚未铺砌,这些路段会在冬天时关闭。由于这里临近野生动物的栖息地,车辆行驶有限速的规定,因此游客常常可以和这里的野生动物们不期而遇,包括驼鹿、河狸、池塘栖息的水禽以及在公路上闲逛的驼鹿等。等到秋季动物交配的季节,还会听到丛林里传来驼鹿的叫声。在山坡灌木浆果成熟时,憨态可掬的黑熊就会出来觅食。此外,人们还可以不时地看到骡鹿、大灰猫头鹰和豪猪等难得一见的野生动物。

 

凯利坏线/羚羊平原

 

大提顿国家公园的东线常被游客忽略,其实这里是一片由灌木覆盖的空旷平原,自有另一番精彩。20世纪50年代这里被并入大提顿国家公园,包括许多早期著名的宅基地和牧扬。在摩门路沿线分布着全美国最肥沃的土壤,但这里环境干旱,适合作物生长的时期非常短暂,对此自耕农们只能望而却步。虽然这里依旧保存着过去的灌溉沟渠、草地和建筑物,但实际上早已成为各种野生动植物的乐园。

 

这条线路环绕黑尾孤山的东面,从格罗斯文特枢纽站一直延伸至羚羊平地。南端为葛罗文提河沿岸,一年四季都可以看到秃头鹰和驼鹿。在路的尽头,有数英里的地方与国家驼鹿保护区接壤。在春季和秋季的迀徙季节,成群结队的驼鹿会穿过马路前往他们要迁徙的地方。从晨曝到日落,一路美景不断。蒿滩是寻找野牛和叉角羚身影最好的地方,尤其是在羚羊平地北部地区。初夏时节,这些地带通常都可以看见野牛和小牛读,而警觉性高的叉角羚,其行踪难以寻觅。同时这里也是驼鹿、野鹿、野狼以及晡乳动物獾的栖息地,数十种种类繁多的鸟类如草地鹨、鼠尾草松鸡、白尾鹞、山蓝知更鸟等也在此生活繁衍。

 

莫兰枢纽站到杰克逊湖枢纽站

 

全线总长大约五英里,横贯公园中种类最为丰富的野 生动物区之一。清晨或者黄昏,人们可以坐在路口的岔道上,静待野生动物们的出现。这条线路几乎与斯纳克河平行,沿着冰川边缘曲折蜿蜒,然后穿过一片片松树、白杨、柳树以及灌木丛生的森林地带。

 

沿途尤其是位于牛颈湾和杰克逊湖大坝下的一段沿河 小路,遇见野生动物的机遇非常大。

 

沿着线路往北大约数英里的地方便是特顿莽原,这里是灰熊和美洲狮的家,人们可以时不时地捕捉到他们的身影。牛颈湾是一段古老而又美丽的河道,也是摄影师喜爱的天堂,在这里可以随时看到驼鹿、号手天鹅、美国白鹈鹕、秃鹰鸮以及水獭等众多野生动物明星们。

 

最佳驼鹿观赏点

 

 

驼鹿是大提顿国家公园里最受欢迎和大受追捧的“明星”,大大的鼻子,瘦长的腿,一双灵敏的大耳朵,并且长满了胡须。驼鹿是鹿族中的可爰成员,栖息在小树技和矮树丛(如柳树林)中,主要食用生长在水下的植物。驼鹿是游泳健将,人们经常可以看到潜在池塘或溪流里的驼鹿,冒出水面时口里含满了青草。

 

 

驼鹿大多为独居生活,只在交配季节过后的晚秋和初冬时节聚集在一起。随着春天和夏天的来临,小鹿们甚至在出生后的一整年里都会躲在柳灌丛和森林中,和它们的母亲待在一起。驼鹿属于季节性迁徙动物,当山谷里开始下起雪花,它们就会翻山越岭,穿越山谷至温暖的地带。野地生活危险丛丛,驼鹿生存需要足够的智慧,随时躲避危险,尤其是怀有小驼鹿的鹿妈妈们。通常,驼鹿会使用自己强大的前蹄和角作为武器反复攻击对方。

 

信号山池塘

 

在信号山顶峰往下大约一英里的右侧有一座掩映在一片绿荫之中的清澈的小池塘。这座小池塘是栖息在这里的驼鹿最喜爱的地方,尤其是初夏时节那些需要很好地隐藏自己幼仔的母鹿们。驼鹿非常喜欢潜入水中,食用池底生长的水生植物。秋冬季节的蒿草平地待秋天交配季节过后,公驼鹿们往往会以小群体的方式聚集在一起。位于机场和穆斯枢纽站之间的蒿草平地、羚羊平地 / 凯利路以及格若斯维崔枢纽站附近地区的蒿草地成为它们最喜爱的地方。入冬后,驼鹿可 以以长在蒿草丛中营养丰富的三齿苦木为生。

 

穆斯一威尔逊风景道

 

这条蜿誕狭窄的风景道位于穆斯群山的山脚与提顿村之间。一路上可看到河狸池塘、沼泽地、柳灌丛等危险地带,这些都是驼鹿喜欢出没的地方。途径这些地方时需缓慢行驶,或者将车停靠在可以让其他车辆通过的岔道旁。附近的索米尔池塘展望台是欣赏日出和曰落景象的好地方。

 

牛项湾/柳树平地/基督教池塘

 

从牛项湾岔道经过杰克逊湖枢纽站至基督教池塘这一地带随处可以看见驼鹿的身影。即使有时在路上看不见它们,但只需耐心等待总能发现它们的踪迹。虽说清晨和傍晚时分是观赏驼鹿的最佳时机,但是幸运的话一整天都能看到驼鹿在丛林之间游荡,非常的活泼

 

其他野生动物的最佳观测点

 

 

 

生活在大提顿国家公园的熊类动物大多在黎明或黄昏时出没。人们大多在地势较低的峡谷地带以及提顿山脚下的森林地带可以观察到它们的身影。虽然灰熊居住在大提顿公园较为偏远的北部地区,但它们很少出现在已经开发的区域附近。因此游客在公园中见到的几乎全部为黑熊。

 

黑熊的颜色其实分为很多种,从全身漆黑到几乎呈棕褐色等。夏秋季节,它们食用浆果、树根和青草,但它们也会挖甲虫和其它昆虫作为食物。舂天时,它们食用动物的尸体以及捕食幼年的驼鹿和鹿等。

 

人们大多会在通往山脉的林间小路上看到各种黑熊。每年夏天,至少有一个山谷可以发现一只定时出没、居住在此地的黑熊。公园里巡护员可以为游客提供关于黑熊出没以及如何保障安全等信息,同时提供完全避开动物的徒步旅行路线。假如游客无法沿着小路徒步旅行,在每日的拂晓或日落时分在地势较低的山区地带也能观测到黑熊的身影。位于羽扇豆草地上的斜坡是一个极好的观测位置。夏日里的信号山地区似乎总会看到一只悠闲自在的黑熊在通往山顶的小路上寻觅浆果。

 

麋鹿

 

在大提顿国家公园几乎一年四季都可以看到麋鹿,除了冬季大部分驼鹿都会迀移到杰克逊附近的国家麋鹿保护区。麋鹿白天喜欢躲在森林里,夜间再出来到草地和蒿滩觅食。在黎明或黄昏的时候沿着大提顿公园的大道就能看到在两个栖息地之间迁移的麋鹿。在塔格特湖和珍妮湖之间的路段,通常在黎明和黄昏之前也可以看见麋鹿的身影。如果此时正好开车经过这些路段需格外地小心,因为成群结队的麋鹿正在穿过马路。

只有公鹿才会生长鹿角,鹿角深冬时会掉,每年春天又会重新长出来。在秋天交配季节,公鹿们鸣响号角,一对一地互相搏斗,抽打植被以吸引母鹿的注意力。九月中旬是公鹿们最力兴奋的时间段,此时号角长鸣,廝杀不断。“大风角"岔道和穆斯-威尔逊风景路上的“索米尔池塘”展望台是聆听驼鹿叫声和观战的两个最重要的景点。

 

最佳山地气候观测点

 

 

在漫长的地质年代演变过程中,被侵蚀的提顿山脉逐渐抬升。在相对短暂的人类历史纪年中,这些山脉的外观并没有太大变化。但任何只要在大提顿国家公园呆上超过一天的人们就会发现,这些山峰每天看起来都各不相同,这是因为山区的气候变幻无常。影响大提顿公园天气的主要原因是来自西南和西部的山风。这些气团上升至山峰的背面后会包围四周山峰,顺着峡谷,然后向黄石方向散去。山地雷暴、风、雪以及低矮的云层极大地彰显出大自然的神奇魔力以及气象的动态之美。风暴有可能会让一些山峰变得明亮,一些变得模糊,也能使花岗岩和石灰岩锯齿线的轮廓变得柔和,在峡谷间搭起一座绚丽的高山彩虹桥。大提顿开阔的地形给游客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以坐下来观察云层的快速变化模式以及发射出来的万丈光芒。透过这些云层和光线似乎总能发现新的山峰和层出不穷的山顶。

 

詹妮湖展望台

 

詹妮湖展望台位于珍妮湖的东岸,在这里人们可以近距离的观察临近大提顿在瀑布峡谷倾盆而下的夏季暴雨。闪电在山巅之间来回颤动,雷声似乎永远回荡在峡谷之间。随着风暴的来临,人们似乎在高髙的黑松林里听到了风的低语,白浪拍打着湖畔的岩岸发出一阵阵声响。

 

莫然风岔道

 

莫然风岔道正好位于和群山之间保持着适宜位置的地方,可以全方位近距离高清晰地观看云朵随着山风从高高的山尖盘旋而去时的美丽景象。随着云朵聚散离合变化出不同的风的类型。当午后暴雨过去,阳光倾斜而来,面带雨滴的悬崖峭壁上常常银光闪闪,发出摧璨的光芒。

 

最佳地质观测点

 

 

地质学是一门研究地球物质组成和演变过程的学科。地质学家经常会观察不同种类的岩石、各自的地质年代和形态以及同种岩石之间的相互关系。在大提顿国家公园,地质研究主要集中于提顿山脉。由于大多数地质事件发生在史前时代,因此地质学看起来就像是在研究过去。它同样也是一门发展中的科学,尽管人们必须使用精密仪器才能进行观察和研究,但提顿山脉仍在上升中而河谷平原依旧在下降。提顿山脉不仅有活冰川,而且周边地区也会遭受周期性的地震。

 

地质学家也研究冰和水,并对岩石和土壤的分布情况进行分析以确定哪些动植物适合生存。由于提顿山脉复杂而又多变的历史,自 20 世纪初开始深深吸引了一大批地质学家。

 

提顿断层

 

在大主教群峰岔道的正西边,正好可以清晰地看到罗克怡克峰的山脚。在施特林湖成排的树林上面,一座隐藏在地面中的新月形断崖层揭示出提顿断层内部的活跃情况。这个断层标志着数百万年前提顿山脉的上升和谷底的下降。在午后阳光和阴影的映照下,断崖层变得最为清晰,棱角可辨。

 

冰川漂砾

 

沿着珍妮湖区的天然小径漫步,可以看到一些被包裹在松树林中的巨砾。这些石砾是大约15,000年前随着冰川漂移而从提顿山脉中“流落而来”。大多数的漂砾由山谷中的冰川从山底“搬运”至提顿山脉的南端。在“彩笔峡谷”和塔格特湖的天然小径上还可以看到其他著名的漂砾。

 

莫然山

 

这座巨大的山峰位于提顿山脉的北端,蕴含丰富的地质特征,非常值得一看。在靠近山顶的黑色垂直线是黑色岩石的岩脉。当岩脉融化时就会在山峰上升之前涌入基岩的裂缝中。在莫然山的山顶有小部分残余的棕色扁平砂岩,在提顿山脉形成前,这些砂岩覆盖着整个提顿地区。在莫然山的四周还分布着五座小冰川。

 

最佳避雨点

 

詹妮湖游客中心

 

在徒步瀑布峡谷的途中如果突遇暴风雨袭来,可以选择前往詹妮湖的游客中心躲避。这是一座充满历史意义的原木建筑,里面的展品标注着详细的信息。此外还有各种书籍和照片,是一个值得参观的好地方。这里原本只是一个创建于20世纪20年代的摄影和艺术工作室。

 

杰克逊湖木屋旅馆

 

这座由洛克菲勒家族始建于20世纪50年代的传统木屋旅馆显然已经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旅馆大堂里巨大的落地窗户将提顿的美景尽收眼底,里面还有商店和餐馆。咖啡店的休闲气息是一个人们重新上路之前充电的好地方。

 

最佳历史古迹

 

大提顿国家公园历史与时代的确立使之成为国家公园系统中独领风骚的地方。杰克逊霍尔峡谷因岩石类土壤以及严寒的冬季而不断向西扩展,此后不久才被并入公园。那时起,这里就因其与世隔绝的环境、迷人的风景以及丰富的野生动物而备受珍视。

 

这是西部最后几片开放的自耕地地区之一。多年以来,峡谷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特殊人群,从试图维持生计、极度贫穷的农民到艺术家、不法分子或希望维持乡村氛围的遥有质地主。合法的牧场主和农民要求自耕地分配,而那些看到风景秀丽山谷背后潜力的商人们同样也希望如此。结果是在提顿山脉的四周到处都可以看到各种农场、度假牧场、避暑小屋以及综合商店,此外还提供导游服务。

 

与此同时,一个全国性自然保护运动开始,特别关注这些地区的自然美。随着提顿公园的美名不断外扬,越来越多的游客蜂拥至此。人们开始下定决心保护提顿山脉及其周边景观。临近山脉的私人土地都卖给了政府,并在后来的20世纪50年代扩大了原有的公园边界,包括许多其他宅地请求、牧场和农场等。大提顿国家公园保留了山谷早期居民许多引人入胜的传奇故事。

 

梅诺尔渡口历史区

 

在已有的道路和连接山谷景点的桥梁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自耕农和旅行者需要摆渡通过斯内克河。在河流将自己的曲径限定在一个带有稳固堤岸的地方非常少见。1894年威廉.D.梅诺尔来到了其中一个地带并定居下来,目的是建立一个渡口。经过这些年的妥善保存,梅诺尔的小木屋、轮渡系统以及其它历史建筑现如今依旧对游客开放。

 

夏天来临时,综合商店里就会出售具有历史意义的玩具复制品、陶瓷制品以及手工艺品等,此外还有成瓶冰冻的“萨尔莎”汽水。当斯内克河风平浪静时,或许可以越过重建的渡口,看到比尔.梅.诺尔的哥哥哈乐德.梅诺尔的大农场。从综合商店前的小路一直往前走,可以通往耶稣变容教堂和莫德.诺布尔小屋。

 

坎宁安小屋

 

1890年约翰.皮尔斯.坎宁安和新婚妻子在斯普瑞德溪南边的草地平原接手了一处自耕地,并且开垦了一个小型的畜牧场。此后,他大获成功,最终成为该地区早期一名卓越的牧场主。而他在原来的自耕地上修建的草皮屋顶小屋仍然完好无损。

 

摩门路

 

 

19世纪90年代,一群惊恐万分的农场主请求分割黑尾峰东边的土地。直至 20 世纪早期,西奥多.罗斯福总统重新开放了该地区的宅基地。许多在这里定居的家庭属于摩门教徒,因此大概在1910年,这个地方就开始被称为“摩门路”。这里的小木屋和谷仓依旧述说着农场的昔日辉煌,为游客创建了许多广受欢迎的摄影素材。